• <em id="zg32r"><samp id="zg32r"><input id="zg32r"></input></samp></em>

    <legend id="zg32r"><output id="zg32r"><xmp id="zg32r"> <li id="zg32r"></li>
    <tbody id="zg32r"><track id="zg32r"></track></tbody>
    <li id="zg32r"></li>
    <tbody id="zg32r"></tbody>
    
    
  • <legend id="zg32r"><noscript id="zg32r"></noscript></legend>
    國際珠寶網,今日黃金價格,珠寶加盟,行業資訊及珠寶招商交流的珠寶門戶網站。 您好,歡迎登陸國際珠寶網!
    服務熱線:0755-25911511

    敦煌深度研學之旅丨峰匯《絲路秘境》:千年的敦煌其實很“潮”

    2020-08-19 11:07 作者:zixun22 文章來源:未知 點擊:

    首飾擁有7000年的歷史,是最古老的裝飾藝術形式。誠如《藝術的起源》里所說:“喜歡裝飾,是人類最早也是最強烈的欲求。”最早的首飾,審美的動力是來自神靈的。古埃及人用黃金,蘇美爾人用青金石,中國人用玉——雖然材質不同,但制作出的首飾,都是用來表達對神的敬仰和崇拜。

     

    即使到今日,首飾成為時尚裝扮的象征,卻依然是身體與意識、自我與世界之間的橋梁,我們沒有停止對世界、對自我的追問,同樣也沒有停止過對首飾藝術的好奇與探索。

     

    位于河西走廊深處的敦煌,伴隨古絲綢之路興盛和繁榮的一千年里,控制著西域、中亞和歐洲的往來商旅,使得敦煌成為當時的國際文化都會。當歷經千年的古老敦煌,如何在首飾中保持年輕身姿,如何連接遠古到現在的時空與情感?莫高窟的霞光召喚著我們,去尋找,去回答。

     

     

    “華戎所交一都會”——兼容并蓄,開放交流的敦煌

     

    著名的敦煌學者季羨林先生曾動情寫道:“世界上歷史悠久、地域廣闊、自成體系、影響深遠的文化體系只有四個:中國、印度、希臘、伊斯蘭,再沒有第五個,而這四個文化體系匯流的地方只有一個,就是中國的敦煌和新疆地區,再沒有第二個。”

     

     

    莫高窟位于宕泉河西岸,開鑿在一面長長的石壁上,就像蜂房樣密密麻麻的石窟群規模浩大,蔚為壯觀。敦煌石窟藝術是集建筑、彩塑、壁畫于一體的綜合藝術。從公元4世紀到14世紀,持續不斷的營建讓莫高窟成為世界上現存綿延時間最長、保存最完整、規模最宏大的佛教石窟藝術群。

     

     

    《莫高石窟》| 孫志軍作品

     

    如今的莫高窟共有735個石窟,其中有彩塑和壁畫的石窟492個,保存著45000多平方米的壁畫和2000多身彩塑。鳥蟲魚獸、凈土梵音、人間萬象,躍然壁上。

     

     

    《莫高窟第332窟》| 孫志軍作品

     

    這是一部何其宏偉的百科全書式的文化遺產。中古時期敦煌、河西走廊和西域的歷史,絲綢之路上中西文化的交流薈萃,佛教、道教、摩尼教、景教等多種宗教信仰的共生共存,在這里留下豐厚見證。

     

    廣闊的政治、經濟、文學(漢、藏、梵、吐火羅、回鶻、于闐、粟特、西夏等)、石窟(雕塑、繪畫、書法)、宗教信仰、科學技術等社會生活場景,一千多年間藝術的流傳及演變,在這里纖毫畢現。

     

    大千佛國——永不停息的自由飛舞

     

    一千多年前,無數畫師與無名工匠一鑿一斧、一筆一畫創造出綿亙兩公里,驚心動魄、偉大瑰麗的莫高窟畫廊。大量栩栩如生的佛陀、菩薩彩塑形態各異、衣飾華麗、造型健美,成為具有永恒藝術魅力的不朽之作。

     

     

     《臥佛》| 吳健作品  

                         

    在今日我們依然可以清晰地感知到這個天、地、佛、人、物和諧和美的自然人文生態系統。憧憬的佛國世界、教化人心的故事、人世間種種凡常的美好,從四壁一直鋪滿整個穹頂。鐫刻在石壁間的,是信仰,是孜孜以求的生命真義。

     

    衣袂飄舉的無數飛天,在天空中為佛供奉鮮花、香氣、歌舞,千姿百態,優美動人,為我們描繪了神秘、浩渺、悠遠的神佛圣境和審美意境。敦煌帶給人們的是神圣的佛境之美,靈性十足的物情之美和寧靜敞亮的人生之美。

     

    “美術詩經”——敦煌是人類文明最大的磁場

     

    1935年秋天,塞納河邊小書攤上的一本《敦煌石窟圖錄》讓留法畫家常書鴻深感震驚,他萬萬沒有想到, 1500年前的敦煌就有足以和西方現代藝術相抗衡的美術作品。常書鴻恍然大悟:藝術不在巴黎,藝術在東方。敦煌的藝術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藝術。

     

     

       《敦煌石窟圖錄》

     

    常書鴻鴻毅然回國,在沙漠中守望敦煌五十年。在常書鴻先生的感召下,一代代莫高窟人鉆進冰冷的洞窟面壁臨摹,青燈孤影,甘守清貧,對中國美術的進步產生了巨大影響。

     

     

    中國和絲綢之路沿線出現過哪些裝飾圖案?當時的中國人、外國人都穿戴什么衣服首飾?這些細節都被敦煌畫工完整忠實地記錄下來了。莫高窟是莊嚴的佛國,也是花的世界、美的天堂。繁花似錦的敦煌圖案盛開在洞窟天頂和四壁,把塑像、經變畫之外的所有空間都無縫隙覆蓋了,窟內佛國人間各色人物的錦衣華服更是精彩紛呈,是當今世界上保存最豐富的裝飾藝術圖典。

     

     

     《都督夫人禮佛圖》| 段文杰臨摹作品

     

    敦煌的色彩——大地一樣永恒的色彩

     

    上世紀80年代初,大批中國畫家東渡日本學習巖彩畫,但日本老師卻說你們應該去敦煌學習,巖彩畫的源頭在中國絲綢之路上。驚訝之余,中國留學生很快發現,日本最高美術學府課堂上使用的臨摹本就是敦煌壁畫。日本畫和敦煌壁畫單純、瑰麗而厚重的色彩都來自巖石,源于自然。因為使用了礦物顏料,敦煌壁畫的大部分色彩得以千年不變,至今鮮艷如初。

     

    世界美術史發端于美麗的彩石。在遙遠的古代,人們將彩石研磨成粉,摻入膠水,在巖石、墻壁、陶器、洞窟中繪制圖畫;瘜W顏料出現才不到二百年,在此之前,全世界都用礦物或植物顏料作畫。莫高窟的開鑿綿延一千多年,色彩傳承從未中斷,這里留存著世界上最大的色彩圖庫,堪稱活著的“色經”。這些源于自然的色彩,和它所創造的燦爛藝術與大地山川一樣永恒。 

     

    “絲路訪古”——敦煌游學朝圣之旅

     

    作為中國文化的自信高地,敦煌本身就是一座集智慧之美,生活之美,自然之美于一體的創意設計之都。今年峰匯團隊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踏上了敦煌的朝圣之路,在實地的學習考察中與敦煌博物館進行深入的交流。

     

     

    聽塞外羌笛胡角馬嘶,張騫李廣俱往矣;看大漠孤煙長河落日,秦燧漢關今猶在。漢武帝當年開疆拓土,在河西“據兩關、設四郡”。四郡中最西邊的就是敦煌,而兩關就是玉門關、陽關。作為絲綢之路上保存最好、類型最完整、規模足夠大的關隘遺存,玉門關遺址見證了漢帝國大型交通保障體系中的交通管理制度、烽燧制度與長城防御制度。

     

     

     玉門關遺址

     

    站于玉門關眺望,黃沙千里、烽燧綿延,古往今來,不知道多少的將士在這里浴血奮戰,將豐功偉績鏨刻在這蒼茫之中。又有多少客商,隨著聲聲駝鈴在這里交融。“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被傳頌了千年,于我們它不只是存活在西北蒼涼地域上的一座城,一所關隘,而是邊塞情懷里綿延千年的一個符號。而它的春意,也早已超脫了時空,向我們走來。

                                       

    敦煌四面八方都是驚心動魄的景色,沙漠、戈壁、黑石灘、雅丹魔鬼城……鳴沙山的風光是另一番美感,鋒利的山脊線在藍天下隨意延展,成排的駱駝在沙漠里緩緩穿行。曲行復曲行,月牙泉終現。遠眺,如一綠寶石鑲于金毯,日光下熠熠生輝。

     

     

    鳴沙山月牙泉

     

    雖說沙漠清泉難以共存,但是月牙泉就像一彎新月落在黃沙之中,在沙山的懷抱中嫻靜地躺了幾千年,實為奇觀。鳴沙山的夜晚有些清冷,卻有一種特別的美。當月華初上,星空像一個巨碗一樣倒蓋在頭頂,耳邊是遙遠的風的聲音,星河如此燦爛璀璨,那是敦煌的光彩。

     

     

    《星辰輝映 莫高窟》| 孫志軍作品

                                      

    敦煌文創首飾的啟示:千年的敦煌其實很“潮”

     

    在面向未來的設計思維中,敦煌文創對峰匯有著重要的啟示作用——不僅源源不斷地為產品設計提供著素材與靈感,更以自身的文化傳承意義,為設計拓展了意義深遠的人文價值。從去年深秋開始,峰匯的敦煌文創項目研發已近一年的時間。在大家的見證下,峰匯迎來2020年最重要的項目:

     

    “絲路秘境·探秘敦煌千年之美”正式揭幕。

     

    在西陲敦煌洞窟里,先民用偉力、熱力、活力、想象力創造的燦爛遺影讓我們震撼不已。在這樣一個人類信仰與宇宙共振的巨大能量場,彩塑與壁畫的紋飾、凝練的色彩,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為當下的藝術創作提供了無限可借鑒的圖像平臺。

     

     

    三兔共耳藻井  莫高窟第407窟  

     

    建筑裝飾圖案畫,有平棋、藻井、龕楣、圓光、寶座、地氈、桌圍、冠服和器物等。裝飾花紋隨時代變化而各異,植物紋(包括藻井紋、蓮荷紋、忍冬紋)、動物紋、云氣紋、天象紋……這些都是《絲路秘境》首飾創作的活水源頭。

                                                                               

    線描是中國繪畫的基本藝術語言,也是敦煌壁畫造型的主要手段。254窟的《舍身飼虎》,讓我們感到它的線條很飄逸很美。103窟東壁《維摩詰經變》中的維摩詰形象,就以力量充沛而又富于變化的線描,表現出維摩詰滔滔雄辯的精神狀態。

     

     

        維摩詰經變   莫高窟第103窟   

     

    線描不僅僅是用以造型的技法,線描本身的力量、流動之美也表現著一種氣韻、一種精神。要用線來描繪出意趣絕非一日之功,峰匯研發團隊在不斷地琢磨敦煌壁畫每一根線條的變化和內在結構比例中所蘊含的奧妙,創作了一系列抽象意境的珠寶作品。每一根打磨出來的流線看起來或許平淡無奇,但在光線下才能發現其中微妙的動態和層次。

     

    宋代以后,水墨畫成為了主流,形成了重墨輕色傳統繪畫技法理論,文人畫過多地強調筆墨神韻,忽視對色彩的運用,中國畫開始大面積失色,由絢爛歸于平淡,由熱烈歸于冷清,以敦煌壁畫為代表的重彩傳統日漸式微。

     

    從敦煌的色彩體系中間,我們可以重新找回民族色彩那個寶庫的鑰匙。到了大唐盛世,中國丹青藝術進入了濃墨重彩的時代,敦煌畫工仿佛無意中打翻了上帝的調色盤,五彩繽紛的礦物色獲得了徹底解放,金碧輝煌的大幅經變畫,色彩濃烈奔放,線條酣暢淋漓,把中國美術推上了后世無法企及的高峰。

     

     

     藥師經變局部    莫高窟第148窟

     

    敦煌壁畫壯美的人文藝術歷史,讓我們開始研究色彩與敦煌的關系,并帶著這份思考將很多敦煌的色彩元素融入《絲路秘境》的設計與創作。

     

    敦煌壁畫有一種特殊的質感,散發出一種久遠的氣息。這氣息來自巖石、自然。我們在產品設計中運用了石青、石綠、朱砂、土紅、鈷藍等色彩,為了更貼近壁畫的色彩,我們還采用了綠松石、青金石、彩貝、小葉紫檀等鑲嵌,用天然釉彩燒制美輪美奐的高溫琺瑯,并付出巨大心血對漸變低溫琺瑯做了大量的研發、調配,使設計盡顯色彩之美。

     

     

    另外,《絲路秘境》的產品還會采用撞色,色彩在設計不斷地迭代。當產品的色彩映入眼簾,你會覺得他們是那么的和諧出現在這個空間里面,它有敦煌色彩包容奔放的氣息,它沒有障礙。

     

    堅定文化自信——往事塵封,但傳奇永遠不會消失

     

    習近平總書記曾深刻指出:“研究和弘揚敦煌文化,既要深入挖掘敦煌文化和歷史遺存蘊含的哲學思想、人文精神、價值理念、道德規范,更要揭示蘊含其中的中華民族的文化精神、文化胸懷,不斷堅定文化自信。”

     

    歷史的真相往往需要來自物本身的陳述,為了展示這些迷人的歷史細節,峰匯團隊以《絲路秘境》為載體,挖掘出敦煌背后奇妙的歷史故事,把每一件敦煌文創珠寶編織成一個場景、一束光芒、一段影像、一個故事,向所有消費者娓娓道來。人們在佩戴它的同時,可了解到它背后手工藝人的辛勤勞作,以及它在歷史發展中所沉淀下的人文價值。

     

     

    峰匯《絲路秘境》主題展廳

     

    《洛神賦》里寫神女,文中提了一句:“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借著曹植的眼睛看去,洛神身上閃耀的,不只是首飾的光輝,更是神性和美德。帶著中國文化印記的首飾總有著一種雋永的道德審美追求,峰匯對首飾創作也一直有著這樣的執著與神往。

     

    在未來,我們將會繼續把所領悟到的敦煌藝術之美、歷史之美、技藝極致之美,和大家一起分享,借首飾設計的力量敬天、愛人。

     

     

    更多珠寶加盟信息請點擊:http://m.wto168.net/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國際珠寶網無關。國際珠寶網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如有侵權,請聯系國際珠寶網工作人員刪除。
      國際珠寶網
      微信公眾號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網絡110報警服務
      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授予《可信網站示范單位》

      龙虎斗棋牌软件